锋利又浪漫。

戮世摩罗,今年大一,在外独居,本打算发展自己的游戏代打业务的同时顺便读读书,结果搬来南方的第一个夜晚就被蟑螂吓尿。

他老家住的地方偏北,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几次虫子,唯一一次遇见了,被当时还是高中的史仗义(那时候还没有喊自己戮世摩罗的习惯)一jio碾碎,连爬走的机会都没有,还特此在社交平台上发表了不屑和鄙视,被他早两年南下读大学的兄长俏如来不失礼貌地呵呵了一声,自此兄弟二人感情破裂的基础上再添新伤。

他搬来新房的第一晚,首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电脑装好(键盘和鼠标都发着绿光,巨酷),然后把附近的路都摸了一遍,确认外星人袭击的时候不会跑反方向后才回家,打开房门遇到了一生的灵魂之痛。

戮世摩罗是个遇到事情反应很快的男人,小时候玩拍手心的游戏,他总是能把胞弟的手掌拍出好几个红印而自己毫发无损。(但每次看到坚持不懈要战胜自己的弟弟,他就被迫认输了)。他和趴在地上的蟑螂对视了很久,脑内瞬间闪过五万种不同的解决方式,在那个东西飞起来扑向他的一瞬间忘了个精光,他麻痹的他麻痹的他麻痹的他麻痹的这什么东西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戮世摩罗光速关上房门,再打开的时候,那个东西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才吓人,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爬上你的床在你身上跳肚皮舞,戮世摩罗愣是一个晚上没睡好觉,一闭眼,就感觉自己身边有五亿只蟑螂在开篝火晚会,公蟑螂母蟑螂手拉手共创蟑螂社群。

这不行。

第二天他询问了一番这个事情的解决方式,他叔父颇为不屑地嗤史仗义不是男人,戮世摩罗冷笑了,他也学着俏如来两年前评论的那个语气,轻而有力地呵呵了一句。

然后他就被禁言了。

在史艳文给他解封之后,他弟雪山银燕(考上大学后已经乖乖和大哥住在一起)提出了建议,说网上都说有一种蜘蛛吃蟑螂,可干净,连尸体都没有,买回家也不用照顾,白天也不出来,无敌有效。戮世摩罗思忖一番,觉得这个法子还可以,毕竟他这个(昨天之前还是)钢铁真男人对蜘蛛没有障碍,小时候看见楼顶上有蜘蛛结网,还会很好心地把吃剩的饼干给放上去,后来他才知道蜘蛛不吃饼干。

他堂妹说自己家养过一只,绿色的,和自家那只新搬来的黑白条纹猫打得不可开交,你咬我一口我挠你一下,终于在一次旷世大战中英勇牺牲,模样惨烈,让人扼腕叹息。她说:堂哥,你要养,千万别养猫。其余都挺好的。

戮世摩罗心想,我把自己养活不错了,还养猫?于是打开了淘宝,完成自己搬来新居的第一次网上消费,特地标注要公的,把你们店最英俊的蜘蛛给我发过来!修罗什么都卖店的客服公子开明振振有词地打字道:一千个一万个一亿个保证你满意!

隔天一早快递就到,他麻利地拆开包装,是一只身材修长,全身棕色,腿毛长而坚硬的俊美蜘蛛,再化化妆就能搬到蜘蛛侠胸口当吉祥物的那种,花纹对称,好似一副酷帅面具。戮世摩罗非常满意,把蜘蛛往墙角一放,正准备回房间继续打单子时思考了很久,感觉自己也勉强算在养宠物了,得给蜘蛛起个名字。史仗义吧咂吧咂嘴,想:听说这种蜘蛛不会结网,命里缺什么,名字补什么,这男模蜘蛛就叫网吧。

一直到中午外卖响了门铃,他才从五杀的喜悦里被唤醒,把卤肉饭的包装打开,霎时间香气四溢,戮世摩罗还没有伸筷子,就看见网一溜从桌角爬到了桌上,一双(并不知道能不能看见)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的午饭,足部微微上扬,有节奏地拍打着桌面,好像在等菜上桌的客人。

它被空一巴掌扫下去:我买你来不是为了让你抢饭吃的,去去去。

报应是中午来的,戮世摩罗窝在床里睡得昏天黑地,就感觉脸上一阵瘙痒,睁眼一看,视线正对着蜘蛛的腹部。网岔开八条修长美腿,牢牢趴在空的脸上,那一瞬间给了戮世摩罗无比的惊吓和悚然,他猛地坐起身子,蜘蛛应声掉下,落在他的腿上,挣扎一会儿翻过身,又坚持不懈地去挠空的星球大战毯子。

自那以后,空每次叫外卖都叫超大份,自己吃大份,给网留那多出来的那个“超”,家里的蟑螂没有少,但戮世摩罗克服了对蟑螂的恐惧,因为他得抓蟑螂喂蜘蛛,不然蜘蛛就要在半夜他睡觉的时候爬上自己的床,还有可能带着半只没吃完的蟑螂。

两个月后,雪山银燕来他家住几天,咦了一声开口,说二哥你这不是没有蟑螂吗,又看到了趴在角落里的网,问是不是它的功劳,回头自己也买一只,大哥那里虫也不少。

戮世摩罗呵呵了一声,说:是啊!

评论(4)
热度(71)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