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又浪漫。

空洞。

她们坐在长椅上,像是一对寻常的朋友。花木兰翘着腿,把喝完的碳酸饮料扔进垃圾桶,看大乔低头刷着手机,起身去买冰激凌。厚重的巧克力一层层叠上纯白污垢的奶油,化作浓稠的液体滚下,滴答滴答,险些弄脏她的袖口。她把冰激凌递给对方,大乔说谢谢,小口地吃,长发被风卷起,抚过花木兰撑在椅背上的手,火辣辣的疼。她喜欢大乔四年,从高中到大学,兴许要一辈子。未开放就枯死的花苞,剖开来是腐烂的糖浆,甜味冲到喉头,令人作呕的腻。花木兰俯首咬了一口大乔的草莓味,甜津津的味道从唇齿中弥散开来,也浸染了她的神志,恍惚间她有了错觉,认为这样的瞬间可以长存,一直一直,直到少女柔软的肩胛变为薄而锋利的刀,直到对方脚下的鞋子从板鞋变成了高跟,直到她明白何为爱一个人不止是想要牵着对方的手。


花木兰想亲吻对方。爱情刺入了她的骨髓,却无人知晓。

评论(2)
热度(56)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