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又浪漫。

李白摇摇晃晃闯进房间,身上的酒味重得让人发晕。他鲜少喝醉,今晚兴许是特别高兴,马可波罗这样想,接过了对方的身体,向把醉汉送回公寓的韩信道谢。李白埋在他肩膀上,话也说不清楚。电视上还放着球赛,裁判刚刚亮出一张红牌,马可波罗按下遥控器,转身替对方解开上衣扣子,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然后问: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李白睁着一双醉眼,迷迷蒙蒙地打量四周,蓝色的瞳孔转了转,又凭空生出一股狠厉,死死抓住马可波罗的手腕不肯松开,嘴里胡乱说着什么。对方停下手中的动作,以为他要回答自己,耐心地听,结果李白支吾许久,只勾上他的脖颈索吻。
他们亲完,马可波罗又想再吻,被李白推开,对方骂骂咧咧地开口道:

他妈的。他妈的.....威士忌真难喝。

评论(2)
热度(62)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