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又浪漫。

猎食。

   他从对方的身后绕过去,轻轻握住成吉思汗的手,操纵着指尖游移在银质餐具的末端,好,不要急,慢慢来,不要用太大的力,对着它的脉络切,对,就是这样,您已经掌握了要领,下面,可以让我们不要让刀碰到盘子吗?马可波罗的声音扑在统治者耳侧,轻而低沉,还未来得及捕捉便溜到空气中消失不见,仅余若有似无的尾音。汗王学习礼仪是 一时兴起,而远方来的使者会是最好的老师,成吉思汗本意不在此,却仍认真听对方讲解为什么贵族不希望用餐的时候发出声响。因为贵族的用餐从来不以进食为目的,马可波罗说,用桌上另一把叉子穿过牛肉,轻巧地塞入自己嘴里咀嚼,对他们而言,社交性更为重要,伟大的可汗,恕我直言,这其实不是您需要掌握的技巧。 

 上位者用刀子把熟透的尸体切开,像是用锐利的笔刀划过地图,把世界给割裂开来,一点点吞下。马可波罗眼底的笑意加深,用轻快的语调继续道:双臂不可以松开,一定要紧紧夹起,脊背挺直。对,就这样。他凑得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影子在摇曳烛火下交织重叠,成了融化在一起的烂泥,或是还未凝固的琥珀。王帐内悬挂的鹿头冷冷看着他们俩,注视刀叉碰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声响,而旅行家的马甲被脱下,随意地扔在一侧,汗王看向他的神色比方才进食时更为专注,犹如见到猎物的苍狼,眼中浮起难以道明的冰冷狂热。

 马可波罗笑了一声,说可汗,食物会凉,浪费不是好习惯。成吉思汗不闻不问,只附身去咬他的锁骨,影子交叠成了一个更扭曲的形状。马可波罗说,可汗,不能半途而废,您是真的对勇士之地感兴趣吗?还是没有回答,旅行家抓紧身下的被单,被动地承受着一下下冲刺,嘲讽的念头浮起,凝成清晰无比的血痂:成吉思汗根本不在意用哪只手握叉,他只是像二十年前头一次学习猎兔一样,试图抓一只永不受困的鸟儿。


而他永远不会成功。

评论(2)
热度(30)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