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又浪漫。

他第一次爬上范海辛的床时正值深夜,窗外大雨滂沱,乌云像打散后又凝固起的油墨。马可波罗吻过猎魔人的肩胛,高高耸起的后背弯成优雅的弧度,被房内的烛光勾勒描摹,镀上金色的边。他咬住范海辛的双唇,用蔚蓝的眼诉说情意,分层的瞳仁极深,是层层叠叠的海。猎魔人的腿肚落满了情色的吻痕,而他本人的灵魂也被欲望一步步拉扯,扣着腰线摸索,坠往永不见底的深渊,躲在神看不到的地方。

评论(1)
热度(71)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