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又浪漫。

「铠约」承诺

绝影神枪归来时恰逢龙域领主自沉眠转醒,他背后的嶙峋脊骨尚未熟悉彼此,随着舒缓身体的动作嘎吱作响,灿金色瞳孔竖起又松开,最终辨识出眼前人的身份。银发狼妖早些年误入龙域,自称在寻找至亲骨肉的道路中迷失,希望龙王能赐予他真实之眼窥破一切。代价呢?巨龙发问,喉间滚出几声低沉吐息,滚烫烈火落入狙击手冷静如冰的双眼,火流星坠进北极深处,余下滋滋长烟。他答:我可以为你卖命,只需让我找到自己的兄弟,赎清我未完的罪孽。领主又问他的名字,狼人的尾巴扫过地面,声音也平缓:百里守约。

奇怪的名字,恐怕不是你父母为你所起。铠答应下他的要求,用那双刻有斑驳花纹的瞳孔替来客指明道路。他用高温在狼人胸前烙下印记,焦烂皮肉混着剧痛滚下,显露此生再无法被剥离的简单花纹,百里守约眼色沉静地道谢。铠嗤笑一声,舌尖洇起嘲讽:不是人类,却偏偏要尽低等种族才会有的情感。狼妖不动声色,只把伤痕遮起,又一次投入不见边际的风雪,把火焰烧灼成的地域落在身后。

现在他回来了。全身上下被龙域领主用细长的瞳仔细打量,周身多了沉寂,铠问他是否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百里守约沉默,而后开口:可以说是,但我的兄弟已陷入疯癫,非我所熟悉的那个少年。

但你仍要履行承诺。

正是如此。从不失约的狙击手跨过金银珠宝,将狙击枪搁在一旁。他要为对方卖命,目镜只锁定共同的敌人,直到北面的死兆星悠悠降临,收割历经千年时光的生命。那会要多久呢,久到他记不清自己面对过的苦楚,漫长记忆会屠戮一切,短寿的人类却能体会昙花一现的真爱。百里守约这么说,换来领主一声不屑的嗤笑。铠把悲剧喜剧一同抛弃,仲夏夜的梦被焰火焚烧,情诗死在锋利刀锋下,却因外来者留下薄薄一页。
铠掠过阴翳,把视线投入狙击手股间,百里守约的双腿缠上了自己的腰,肌肤相亲间像被岩浆亲吻,烫得他失了神智。可这算不上爱。他吻过对方肌理匀称的胸膛,任凭进入时的紧致蚕食灵魂,拉着自己不断下坠。

这是承诺,他想,一如对方名字里所提及的那样,从不失约。

评论(3)
热度(83)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