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又浪漫。

于是他咬住对方的嘴唇,两个人荒唐地滚上了床,在撕咬与斗争中展现男性本欲,于恶毒的咒骂中接近彼此的灵魂,焚烧名为自我的概念,最后化为尘埃飘散空中。性爱和搏斗有时候是一码事,他这么说着,继而去亲对方的锁骨,被狠狠地掐了一把腰身,白皙的皮肤上泛起了红。战争,他又强调,这必不可少。
两人的交欢多数吵吵闹闹,床板被弄得吱呀作响,但有时仅存带有喘息的长久沉默,不做声的凝视,亦或者是沙哑低沉的呼唤,最后化作一个长长的,带有烟酒味的吻。
我几乎能献给你一切。旅行家承诺,他极具攻击性地刺入对方,同时巧妙地挑选着角度。
除了爱,先生。它太危险,会把人活活烧死。
猎魔人嗤笑一声,说道。
那是世界上最没用的玩意。

评论(5)
热度(83)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