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又浪漫。

「雷安」默念



*白嫖雷安这么久。是时候交党费了。


---

安迷修。
雷狮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凹凸大赛刚开始不久,他与海盗团一路掠夺,积分直直往上攀,最终稳稳地站到了前列。他的名声因此扩大,几乎每一个参赛者都知道这个团伙不好惹,看向雷狮的眼神总是带有些惊慌与胆怯,亦或者是几分略微的妒意,简而言之,就是身居下位者的神情。对强者心怀怨恨,而又时刻梦想着取而代之。
安迷修出名的原因却恰巧相反,他依靠猎杀魔物获取积分,平时待人温和有礼,不到必要绝不主动挑衅,甚至会向弱者施以援手。这和大赛的主题似乎全然相悖,但那对锋利的双剑使其有这份实力来走自己的路。讽刺的是,即使他不似雷狮恶名远扬,骑士也不曾得到他人的尊重和敬仰,反倒是嗤他伪善者的人占多数。雷狮仔细一想便知道了缘由,从而觉得好笑,这种傻蛋不适合凹凸大赛,身为海盗的他甚至认为安迷修根本不适合活在这个世界上,倒应该去当个童话故事的男主角。

讲什么的来着,那种拯救公主,砍伐恶龙的骑士?
雷狮觉得这太滑稽了。

第二次听说这个名字是在卡米尔的口中,当时海盗团刚刚合伙战胜一只传说级别的魔兽,雷狮受了点擦伤,于是坐着等待兄弟给他上药。帕洛斯和佩利正忙乎着搭建营地。卡米尔用积分购买了一些绷带,又在伤口处涂上草药,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对方交谈最近得到的消息。
安迷修又英雄救美了。诸如此类的消息滑入雷狮耳中,海盗头子挑了挑眉毛,表示自己想听事情的经过。卡米尔想了想,用最简练的语句慢慢说了起来,故事情节老套的不行,但放在这种你死我亡的舞台上就显得格外新鲜。

“你觉得安迷修是个怎么样的人?”
雷狮问。
卡米尔听到问题眨了眨眼,语调平缓,理性而全面地分析了骑士的言行。他的兄长把多余的绷带扯断,而后将袖子拉下来,听闻对方的讲述,在停顿的期间打断了卡米尔的发言。
雷狮抬起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是他们从小到大,表示亲近的习惯性动作。
“以后描述这种人,用蠢货两个字就够了。”

第三次听到这人是在两人第一次交锋的时候,一把长剑破空袭来,挡在了弱者面前,棕发的剑士立在了雷狮的对立面。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穿着整齐,相貌英挺,剑眉星目,长得很是俊俏,还懂得见到陌生人自我介绍。此时此刻,安迷修这个名字在雷狮心里才算是落了实,他抬抬手,阻止战意上涌的下属,开口道。
“你就是安迷修?”
对方点头,看样子也认出了雷狮海盗团的身份。这样也敢只身上前,不得不佩服一下他的勇武。
只可惜,在雷狮看来,这只是脑子不好使的表现。他兴致颇浓,对原先的猎物不再关注,转而去打量这个一直戒备着的骑士,单从站姿与戒备的神情看来,是个身经百战的好手,现在正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濒死之人身前。
“怎么,你还想一个打四个不成?”
雷狮大笑,觉得面前这人简直无法理喻,好玩的不得了。他想起自己以前在雷王星听女佣念睡前故事的时候,骑士最终斩杀了恶龙,救回了公主,成为了英雄。小小的皇子蹙起眉头,而后重重哼了一声,说自己还不如把龙的财宝带回来,救个公主有什么用?
的确没什么用。他一直觉得这种故事挺傻的,骑士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一直奔波向一条又一条恶龙,救出一个又一个公主,就像是被命运捆绑住一样。
可公主最后是要和王子结婚的啊。
想到两手空空,满身伤痕的骑士,雷狮又笑了,他颤动着肩膀,笑声毫不掩饰,一双眼睛透露出嘲讽。
他心情好,所以最后没有打起来。佩利显得一副很失望的样子,雷狮没有多说话,只是在卡米尔用疑问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开口说道。
“这人有意思。”

雷狮与安迷修的孽缘不止如此,在海盗团偶尔的分头行动中,他们偶遇了。
三言两语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一口一个恶党的安迷修在雷狮眼里看起来更蠢了,但他的剑又是出奇的快,似乎在证明骑士内心的信念有多么坚定。两个人打的天昏地暗,本来就是偏僻的区域,更何况见到这种猛烈的战斗,多数人都选择避让,一个人都没有留下。
电闪雷鸣,剑气狂卷,截然相反的二人战斗风格也大相庭径,安迷修的剑正而有力,不屑于偷袭一般展开强攻,期间又隐隐含着章法与规律;而雷狮的攻击却像是吞没天地的欲望,肆意妄为,毫不留情。
不相上下。
打到两个人都精疲力尽,雷狮都有些不能理解了,自己之前和安迷修严格来说是没有过节的,怎么打起来好像带着深仇大恨一样。
骑士给的回答也很爽快,因为海盗团是应该消灭的恶党。
恶党。
这个字眼落入雷狮耳内让他又有些想笑,但没力气了,只好从喉间哼哼几声。两个人瘫在地上,站起来都是难事,四周一片狼藉,几乎看不到完好的物件。
他本来还想出声嘲讽对方的骑士道,但又止住了口,雷狮本来以为这只是愚蠢的个人英雄主义,却在刚刚见识到了这种道义在灵魂中闪耀时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就像是骑士的眼睛一样,蓝中透绿,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折射出灵魂的深处,摄人心魄。
可笑,但是好看的不行。
他眯起眼睛,试图遮掩部分刺目的阳光,和对方不约而同保持着沉默,直到夜幕降临,安迷修先行离开。

安迷修。
之后的时间里,雷狮时不时会想到这个人,偶尔会在心底默念。一声又一声,毫无意义,心无所想,只是单纯地让这三个字眼从心底划过,留下些许痕迹。这自然不是什么美好而温暖的情感,更多混乱的东西掺杂在其中,他本以为这是发现新猎物时的期待,却又不仅如此。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
不可理喻的家伙。
雷狮冷哼一声,手握武器,招呼还在呼呼大睡的帕洛斯起来准备下一个计划。骑士的名字从脑内一闪而过,而后缓缓沉了下去,直至欲望与掠夺的深渊。



-END-

评论(6)
热度(76)
© 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